少妇的那些风流韵事

车轮在飞(新传说)

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令人敬畏,一个是天上灿烂的星空,一个是人世崇高的道德……

山西境内有一个出名的“十里坡”,坡长十里,又是交通要道,来往车辆很多,还有不少是超载的拉煤车。每当上坡时,车子一辆接着一辆,大伙加大油门,整条路上狼烟滚滚,不见天日。

这一天,司机老张又开着一辆严重超载的拉煤车,来到了“十里坡”。因为是长途,车上还配备了另一个司机小李。车子到了下坡时,老张忽然一声大喊,叫醒了正在迷糊着的小李:“小李,你快看!”

小李揉着眼晴,顺着老张手指的方向往前一看,只见前方出现了一只车轱辘,正铆足了劲,顺着下坡的方向急速滚动着……不用说,这肯定是哪辆车跑丢了轮子,而司机还浑然不觉呢!

小李...

灵异故事:点不着的长明灯

在南岗村,有一位脾气暴躁又倔强的刘大爷,因他脾气倔强,村里人都暗地里叫他倔驴。

刘大爷年轻时脾气就大,但他人不坏,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他也乐意去帮忙,吃亏沾光的从不计较。

二十二岁那年,刘大爷和邻村的王凤英结为了夫妻,是他娘舅做的媒。当时刘大爷好像不是太满意,碍于娘舅的情面和父母的压力,他才勉强同意了。

一年后,刘大爷的女儿大丫出生了,看头生是个女孩,刘大爷不太高兴,天天撅着嘴,没等到出满月,只因为一点小事,倔强的刘大爷就把王凤英打了一顿。


婚后的第四个年头,王凤英又生了一个闺女,刘大爷虽然没说什么,可他的脸色明显很难看,他母亲让他到集上去买鸡蛋,刘大爷就买回了五个鸡蛋。

大丫和二...

故事:野猫闪过灵堂,老人死而复活,却做了件让人意外的事

在南方有这么一个风俗:老人过世后,要把尸体抬到祖祠去停放,穷人一般三天,比较有钱的有五天七天的。停尸期间,丧事都在祖祠操办。

这年冬天,村里最富人家杨家荣的老爹死了,杨家荣准备给他爹办七天的丧事,而且还要办得轰轰烈烈。

杨家有钱,结交的自然也是有钱人家,没钱的,也会趁机攀一下,比如为丧事跑跑腿,报下丧(当地有人死了不能电话通知,得有人上门报丧的习俗)之类的。

丧事办得很热闹,杨家荣让通知的亲戚朋友不少,他自己还请了戏班子,准备给他爹爹唱个三天三夜。来的人多,锣鼓多,音乐多,这一来,倒变成是在办喜事一样欢活。

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。有钱的人家,连守灵都有人愿意帮忙。南方的冬天,又湿又冷,祖...

精彩故事:一枚金戒指

过完年娅雯就20岁了,最近她爱上了一个叫阿海的男孩子,这是她人生的第一次。这天下午,娅雯给妈妈打电话,说她晚上要带个男孩子回家,叫妈妈多做些好吃的,妈妈高兴地答应了。6点多的时候,娅雯果真领回一个帅小伙,高个头,大眼睛,彬彬有礼,乐得老爸老妈合不拢嘴,不断地往未来女婿碗中夹菜。

快11点的时候,娅雯送走阿海后,回到自己的卧室刚坐下,妈妈就走了进来。在闲聊了几句后,妈妈从兜里拿出了一枚金戒指戴到了娅雯的手上:“我的女儿长大了,有人爱了,妈妈真为你高兴,这是妈妈送给你的一件礼物。”此时的娅雯满脸羞涩地低下头,小声地说道:“妈,他已经给我送了一件礼物,也是金戒指。”娅雯边说边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刚...

民间故事:沈鑫音响师

如果使尽所有力气,也无法阻挡一朵花的凋谢,那就用最美的姿态任它凋谢吧。不说对不起,不说没关系,因为,曾在花最媚的时节遇见你,如今,你还在,真好。

-----梅雨儿

秀汀街,当沈鑫试探着叫雨儿的时候,梅雨愣怔了足有五分钟。

两个人就那样对视着,沉默着,来往的行人此时成了黑白动画,世界也一下子静止凝固开来。

沈鑫是梅雨的同乡,家里兄弟姐妹六个,母亲在生下沈鑫弟弟没多久,就过世了。靠几亩薄田,和做木匠的手艺,他父亲硬是一把屎一把尿,艰难的把几个孩子拉扯大。

家徒四壁,一穷二白,又脏又乱是童年梅雨对沈家全部的印象。

梅雨大学毕业后,跟同学组建了个乐队,死活不愿意上班,可终拗不过父亲,心不甘...

© 少妇的那些风流韵事 | Powered by LOFTER